·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专题专栏 >> “十百千”工程 >> 内容  

20多年坚守只为原研创新——对话方圆制药董事长葛啸虎

发布时间:2020-05-26    来源:常州高新区  浏览次数:〖字体: 〗      打印本页

不久前,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举行,常州方圆制药有限公司的抗生素产品“硫酸依替米星”,继2002年被评为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之后再度获此殊荣,这也是自该技术奖项设立以来,唯一一个两获该奖项的原研化学新药品种。这家成立二十多年的药企为何能一直坚持原研、创新不动摇呢?笔者近日对话方圆制药董事长葛啸虎,听他分享创业成功的感悟。

说到“依替米星”就不得不说一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抗生素“庆大霉素”,1965年由我国自主研发,1969年投产并用于临床,当时正值建国20周年大庆,“九大”召开之际,因此取名“庆大霉素”。“庆大霉素”因其广谱抗菌、不易过敏,获得广泛应用,但因有一定副作用,此后的几十年,我国科研人员努力改进,第三代氨基糖苷类药物“依替米星”1999年终于获批上市。方圆制药的主打产品就是“硫酸依替米星”。

从1994年成立江阴方圆到2000年来到常州,前7年的孵化过程异常痛苦,葛啸虎回忆说,当时认准了创新药是好东西,于是不计投入一直坚持下来,也正是这份坚持成就了今天的方圆。对创新研发抱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决心和耐住寂寞默默坚守的恒心,在方圆这家小而美的药企身上可以看到中国制药人的梦想和初心。

问:2019年,方圆时隔18年第二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,这次获奖和第一次感受有什么不同?

答:是不一样。第一次是我们下面的全资子公司——江苏微生物所当时发明了一类新药“硫酸依替米星”得了二等奖。这一次奖主要是我们在与“庆大霉素”联产的基础上质量标准的再提高。在新的检测方法上有了重大突破以后取得的 ,这是一个产学研的成果,也是方圆18年来在第一次获奖的基础上,持续不断地进行创新改进基础上获得的,所以它的意义就不一样了。

问:方圆的主打产品就是“硫酸依替米星”,你们做的一直很专业。而仿制药对一般药企人来说,它转化更快、风险更低,为什么要做创新药?

答:我没有去想做仿制药,也没有去买,当时仿制药几十万、二十万元就可以买到,建一个厂就可以做,但是我始终坚持做创新药,仿制药不是我想要的。

既然我已经投入到创新药物的过程中,既然已经做了这个事情,盯住就不变是自己的初衷。当时我2001年在北京国家药监局拿到生产许可证,有人问我,这个证能不能转让,我说多少钱都不卖,这个药是我毕生的心血。 

问:2000年从江阴到常州来创业,那一年已经年过半百,怎么有这样的勇气去做原创新药,风险高投入大,还要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,还得耐得住寂寞?

答:前7年的孵化过程非常痛苦。1994年到2000年这段时间是我最痛苦的,我相信创新药是好东西,可能我天生对创新有一种基因在里面,所以我非常感兴趣就投入了。在创业和创新阶段,我投入了所有。“开弓没有回头箭”虽然我已经70岁了,但要事业长久,产品就要不断更新,需要持续投入。希望做百年企业,百年企业靠什么?靠产品创新的支撑才能走下去,不能靠原来的产品走下去,所以我现在把引进专业人才作为我的最重要的举措,因为创新离不开人才,而且要高端的人才。

问:您刚才频频提到创新,我们现在说到高质量发展的时候,把创新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对于药企来说,药企的创新是不是和别的实业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,最重要的点是什么?

答:药企的创新确实很难。第一从前药新的化合物的筛选,它有一个过程,有成功有失败。这个过程非常长而且要投入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,这是跟其他行业不同的。最关键是审批过程非常长。药品的监管、审批都是很严格的,从研发过程的监管到临床的监管,再到拿生产批文是一个非常严格的监管过程,稍有不慎就要出问题,所以风险高。在整个过程中,哪一个节点有问题,到最后就功亏一篑、全部报废。

我还想做一点能够走向国际市场的产品,不仅在国内市场,包括我们后面几个创新药物除了在中国做临床,还在其他国家做临床,让我们方圆的产品走向国际市场。

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483号  网站标识码:3204000037  苏ICP备05003616号